喝水吃饭睡亨超

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吃的是黄all

[王乔]他来时是盛夏,去时带走了整个夏天

他来时是盛夏,去时带走了整个夏天

#第一视角预警

  我很少会去想过去的事。
  一是因为时间太过有限,总是能在不知不觉带走一些东西。
  二是因为比起过去,或者是未来,当下才是真正应该引得思索的。
  他来时是盛夏,去时带走了整个夏天。

  我做了一个梦,那是第六赛季的微草。是季后半决赛的最后一场刚结束的时候。即使首轮决赛轮空,战队也没有任何松懈的保持着严阵以待的状态,同时,俱乐部夏训营也正式对外开放。
 
  “不去看看那些孩子们吗。”
 
  是方士谦,我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。下个赛季微草再次夺冠之后,这位治疗之神就离开了。
 
  “总要给年轻人腾一下位置啊,我也不年轻了。”
 
  他离开前端着下巴看了这间陈列着太多回忆的休息室很久,似乎是满足,又似乎是欣然地感叹。
 
  而第六赛季的这个时候…
 
  “每到这个时候,我就会想到当初林杰专门去夏训营提你出来。”

  “那时候的你可没现在这么稳,说真的还是有点害怕被瞧不上赶出去的吧。”

  我停下了脚步,有些无奈。

  “这点自信,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 “……叶秋有一点说的还真没错,王队啊,只要你严肃起来,那眼睛一大一小就更明显了。”

  “……方副队。”

  —

  作为昨年的冠军队,微草今年无异于能吸纳到更多的新人。事实也证明确实如此。

  “这就是今年的全部新人了。”俱乐部经理和我一起站在训练室外,透过玻璃墙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每一双在键盘上敲击移动的手。

  他们青涩而赋有朝气,带着自信和期许,有人会中途离开,也有人会踏入职业圈。
 
  就像当初的我们。

  方士谦确实说对了,自己应该来看一看。

  这就是未来的微草。

  “…都是通过了所有测试进入训练营的,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第三排中间那个。”

  “说起来他玩的也是魔道学者,是叫高英杰来着。”

  我观察了一下经理所提到的人,看得出来他在训练室中的确很受喜爱,中途休息期间几乎所有人都围在那个孩子身边,似乎是在说笑。

  在这样的情况下,坐在他旁边却仍然带着耳麦的少年就格外明显了。

  经理还有其他的事,陪我在过道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。

  我看着训练室,犹豫了一下还是否决了经理临走前的提议,决定不进去打扰他们。

  只是门在这时打开了。

  走出来的是那个看起来有些不合群的少年,他似乎太久没有见过阳光般苍白的过分。

  他低垂着头,轻轻地合上了门。从自己的角度只能看见他藏在阴影下的半张脸。

  “不继续训练吗。”

  果然,自己没有看错。那孩子快要哭了,他抬起头看了过来。白的近乎没有颜色的唇还在发颤。

  “王…王杰希队长?”

  少年面容稚嫩,有些怔然,大大的眼睛里还带着水汽,看过来的眼神怯弱而可怜,说出这句话的声音又低又缓,几乎是喃喃自语。

  明明还是最为明亮的年纪里,他却似乎已经习惯了拘着身,在黑暗中踽踽前行,就像一粒微不足道尘埃。

  “加油吧。”

  我甚至于有些害怕自己再度出声压垮了他过于紧绷的神经。

  “期待在预备队员里能看到你。”

   怀里抱满水的少年浑浑噩噩地回到了训练室,才想起来,自己似乎都没有对王杰希…队长说一声比赛加油。

  我会的,王杰希队长。

  那天的经历并没有能让我记忆深刻到如此地步的东西,但是我却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少年泛红的眼圈。

  “…这是。”我停下了翻阅的动作。档案上两寸照片里的少年带着几分腼腆的笑意,头发比起之前那次见面剪短了一些,至少露出了那双眼睛。

  “乔一帆。”我停在那页的时间或许过久了些,坐在侧面的方士谦探过头瞥了一眼。

  “刺客啊。”方士谦有些神色莫名,“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吗。”

  “不。”我盯着他职业那栏看了许久,到底是翻了了页。

  然后,那个孩子除了刚开始的一个月,似乎再也没露出过笑容。

  对了,还有第七赛季结束时。

  “恭喜你啊,王杰希队长。”

  他永远都是最晚离开训练室的那个。

  我看着室内的灯熄灭,他拿着豆绿色的棉服外套带上了门。

  “外面这么冷,把衣服穿上再走吧。”

  如果不是下午路过,自己也不会知道面前乖巧应好的少年被如何的恶语中伤过。

  他太过透明了,就像水汽。

  就像已经被抨击爆炸过的小行星,或许还炙热,但已经看不到燃烧的光。

  就像现在,安静的跟在我的身后。我有些想问他,却又不知道问什么。或许那太难堪了。

  “啊,果然下雨了。”他抿着唇有些局促的撑开了伞,却又露出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,“我妈妈提醒我的,只要天气预报说了要下雨,她就一定会带伞的。”

  “这是很好的习惯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 但是那太小了,不够容纳两个人。

  他的肩膀很单薄,比起第一次见面也没有强壮多少。我发现到他半边身体都快要淋湿,这才注意到他在这个季节就已经穿上了棉外套。我不留痕迹地接过了伞,倾斜向他那方。

  第二天他没有来,这是我晚上准备找他还伞时才知道的。

  “一帆他之前就生病了,听过昨天好像回去的太晚刚好是下雨的时候,又淋了雨所以今天发烧的很严重。”

  “可是我记得一帆带了伞的啊。”

  高英杰有些小声的嘀咕着,我却有些心虚般的将伞握到了身后。这才想起了昨天送他回家之后,他母亲似乎有些担忧的过分的原因。

  再之后呢。

  他离开了微草。

  “努力是一回事,但是天赋又是另一回事。微草的环境并不适合他,或许换个环境会好一些吧。”

  我闭上了眼睛,耳边出现了叶秋,不,应该是叶修的声音。

  “别的不说,我说看人你还真的行啊老王。这可不,瞧瞧一帆到了我们兴欣,可不就跟着哥发光发热了吗。”

  我点开了荣耀,很想和叶修那个混蛋来上一场。但是帐号,已经不是王不留行。

  是啊,我已经退役了两年了。

  我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天花板,意识还是有些模糊。没多久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锁芯的声音。

  “…杰西前辈,你这样真的不会感冒吗。”

  少年已经成长成了男人,他五官不再稚嫩,有些生气地皱着眉眼不满的看着我。却又突然忍不住的笑出了声。

  “你睡了多久啊杰西前辈,你眼睛都已经睡对称了。”

  “………”
 
  果然,叶修就是个混蛋。

  “…叫我队长。”

#Bug存在,请原谅qaq